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莱昂内往事》:历史神话片编剧,安东尼奥尼,《庞贝城的末日》名家随笔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2020-09-14




第七章
历史神话片编剧—安东尼奥尼—《庞贝城的末日》—《天火焚城记》——罗伯特·奥尔德里奇

森索洛;您曾经合作�剧过许多历史神话片…
莱昂内:这是在意大利拍得很多的一个类型。首先有帕斯托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里卡多·弗雷达和维托里奥·科塔法维重新接过了火炬。但是马里奥·伯纳德拍出了最好的历史神话片。我参与了《芙丽涅》的剧本写作,但演职员表上没有我的名字。在那个时代,我无所谓。我经常在做助理的同时给人写剧本。至于伯纳德,我给他补充想象。我刺激他。然后,我把东西分类,标注那些应该保留和最好放弃的东西。你还不能说那是一个作者的工作。我只限于给他提供他想拍的东西。但是,我确实在《东方奴隶》中署名编剧了。

森索洛:我们也看到您在一部神秘的影片里署名了,这是由弗雷达、圭多·布里尼奥内和安东尼奥尼联合执导的《在罗马的天空下》( Nel segno diRoma.1960)

莱昂内:我确实合作了一些的影片,尽管我的参与是非正式的( officious),但整个电影行业都知道是我做的。很多制片人请我给他们写剧本,所以我构思了《在罗马的天空下》的,我甚至写了拍摄脚本( decoupage)。但我是一个人工作的,跟弗雷达没有沟通。我必须说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法国人对他(弗雷达)的电影那么迷恋,这让我觉得有点喜剧色彩,马里奥·巴瓦要比他更有才

莱昂内:我们认识,但我在《在罗马的天空下》里没有跟他直接的合作。

森索洛:提到安东尼奥尼时,您有一种嘲讽的态度?
莱昂内:对,我是这样。有一天,人们会发现安东尼奥尼和他的不可沟通性( in communica bilite)会产生( produisent)很好笑的作品。让我们说得清楚点,我认为他是一个伟大的导演,但作为一个作者,这么做不行。人们重看《红色沙漠》( I deserto rosso,1964),听到那些对大连儿童癫痫病医院那家比较好话会觉得很好笑,那是“平庸之平庸”( la banalite de la banality)。你不能说:“我之所以做平庸的东西,因为里有平庸。”作为辩解,这太简单了。但我重申:安东尼奥尼是个了不起的导演。在我们给他注解上“不可沟通性”之前,他拍了一些像《女朋友》( Le amiche,1955)这样的杰作。但是,最好把声音关掉再看。

森索洛;但您曾对我说您喜欢《放大》?
莱昂内:我不喜欢这片子的结尾。但是,我觉得其他部分堪与希区柯克最优秀的片子媲美。生活中的安东尼奥尼比他拍摄的东西多了。甚至有一个关于他的弗朗科·马塞利的段子。这个助理导演马塞利对我来说就是噩梦。我身后有四十部片子,我是意大利最有名、片酬最高的助理导演。人们总是对我说这个马塞利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助理导演之一。他什么都没导过,已经被吹成天才了。人们对我说:“你啊,你是不错。但是人家马塞利……”他唯一值得荣耀的片子,就是给安东尼奥尼的短片《城市清洁工》( Netezza Urbana,1948)做了助理导演。最终,他导一部片子。很快,人们就间,谁是对他影响最大的导演。人们

等他说出安东尼奥尼的名字。可完全不是,他宣布:“我受沟口健二的影响
最大。”一段时间以后,他完蛋了。他在街上遇到了安东尼奥尼,想向他借点
钱,安东尼奥尼很简单地回答道:“去跟沟口健二借吧!”

森索洛:《在罗马的天空下》哪一部分是安东尼奥尼拍的?
菜昂内:布里尼奥内生病时,他完成了影片。他非常认真。每天结束拍摄
之后,他都到布里尼奥内的病床前,讲他当天拍摄的东西。接着,他问布里尼
奥内对明天拍摄的戏有什么指导。这是一个非常米兰式的反应。安东尼奥尼做
事一丝不苟。他在这部影片中不想违背布里尼奥内的精神。他满足于完成布里
尼奥内所希望的东西,但应该认识到,影片最后的质量不那么好。

森索洛:在《庞贝城的末日》的演职员表上,我们看到编剧中除了您之外,还有恩武汉治癫痫病的好医院是哪尼奥·德·孔奇尼、杜乔·泰萨里和塞尔吉�W·科布奇。德·孔奇尼写过很多历史片,他怎么样?
莱昂内:他是跟一个叫帕尔梅里(Palmeri)的编剧学的这一切,这可不是个一般人啊,这个帕尔梅里!他不用写一行字,就能让人填满他的腰包。当个制片人去找他时,他只需要即兴讲一些故事。他创造故事的能力非常强。他运用各种能吸引制片人的手段。当他正在想象一个东西,却想不出下文时,他就会停一会儿:“然后……这时……在一片寂静中……门开了!”制片人等不及要听下文,就凑到他身边。马上,帕尔梅里拍着桌子问到:“是谁来了呢?”制片人说他不知道,他也不可能知道啊。马上,帕尔梅里就随便编一个名字,真的完全跟那个时代和那个地方毫无关系的名字。接下来,他不得不组织一些疯狂和奇怪的剧情转折(perimeter)来继续他的故事,目的是最后让他来负责编剧工作。

当我们离开他的家,制片人倾倒了:“帕尔梅里是个天才。他不喜欢工作,但只要他工作,就是个天才啊!”我也这么认为,我也发现他很有天才,不过我想的跟别人不一样。他在抢劫制片人方面有着难以估量的才华。德·孔奇尼跟他很像,完全是同一种作风。他只用羽毛笔写作。有一天,他宣称他能写一部《朱庇特》的历史神话片,他把这个点子卖得特别贵。他回到家里开始编剧本。他拿了一张白纸,然后开始了:“奥林匹亚,白天,外景。”他停下来。他重新读一下,意识到:白天外景?奥林匹亚?

不可能。他停下来,然后宣布放弃。他也有好几个“笔奴”(negres),比如说《村庄报》的批评家阿吉奥·萨维奥利2。我必须说,德·孔奇尼在意识到自己是个共产主义者和之前,曾给法西斯写过赞歌。他是一个业余的共产主义者,但确实是为左派工作。所以,他给《村庄报》的这位朋友找点活儿干。当我开始准备《罗德斯岛巨像》时,他把萨维奥利安排给我。我看了他写的开头,就觉得没什么好犹豫的了。我对萨维奥利说,我非常明白他的情况,他在报社薪水不高,他需要钱。但很明显,他不喜欢电影,尤其不喜欢这个类型的电影。所以,最好是到此为止。因为要写这样一个故事,需要一些他不具备的习惯、技巧和精神。当然,一个专业人土总能遗传性癫痫病能治愈吗围绕一个他不相信的故事进行创作,但萨维奥利没这个能力。我因此总结说:“去找出纳吧,我付给您钱。在公开场合,我说您的工作让我满意。面对所有人,我都一直维护您。但实际上我们最好不要继续在一起工作。我在职员表上保留您的名字。这样大家都好。否则,您就是在浪费时间:您来写,我来读,然后我们会陷入无意义的讨论中。”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可是接下来,萨维奥利只要有机会就批评我。不久,他给我署名“罗贝尔森”(Robertson)的《荒野大镖客》写了一篇非常好的影评,一首赞歌!他发现这个“罗贝尔森”是一个新的约翰·福特,是美国电影的一个新发现

我感觉必须给他打一个电话。我对他说:“很感动!”可他完全不明白我为什么打这个电话。我对他说我非常欣赏他的客观,尤其是在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些事情之后。我补充说,我非常感动于他的评论。可我感觉他似乎越来越惊讶,他问我跟这部《荒野大镖客》有什么关系。这时,轮到我摸不着头脑了。我对他明确说他是唯一不知道在“鲍勃·罗贝尔森”后面其实是塞尔吉奥·菜昂内的记者。我对他说以后就像我根本没打过这个电话一样,然后我就挂了电话。我看像过去那样继续我们之间的糟糕关系可能更好。这次电话之后,他系统地诋毁我所拍摄的一切,直到他被调到戏剧版面。后来,共产党醉心于我的电影,最近,他们还请我为庆祝《团结报》1而组织放映一百部电影呢!

森索洛:那杜乔·泰萨里呢?
莱昂内:他也是德·孔奇尼的一个“笔奴”,是我让他成为助理导演多赚一点钱。

森索洛:您真的是《庞贝城的末日》的导演吗?
莱昂内:马里奥·伯纳德病倒了,我就接替他的位置拍了片子。我还知道塞尔吉奥·科布奇挺困难。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拍情节剧。他最新的片子遭遇了人尽皆知的失败。在结尾那场戏,主人公应该去战斗,然后影片变成悲剧,观众会被感动,他们等待着这最后的命运。但是,这个冲到街上�Z!�Z!”他用手指开枪而不是真的手枪。观众不认可这种玩笑式的结局。座位扶手都被拆下来飞上了银幕。这是很合理的反应。一场灾难式的失败,制片人质问科绵阳治儿童癫痫医院好吗布奇为什么要这么拍……这部片子就是《帕里奥里的男孩》(1Ragazzideipariol,1959)。他终结了自己的事业。他来找我,非常失落,他想重新做助理导演。因为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希望我能雇用他参与做一些美国片子。我更希望让他执导《庞贝城的末日》的第二组拍摄。我让泰萨里给他做助理

森索洛:那史蒂夫·里夫斯呢?
莱昂内:这片子最初不是写给他的。我跟伯纳德一起想了一个类似于詹姆斯·邦德( James Band)式的故事,一个聪明且深思熟虑的人。在开拍前」个礼拜,制片人告诉我们史蒂夫·里夫斯同意扮演这个角色。我们全部重新调整以适应这位出身健美运动员的肌肉先生。他用他的风格完成了那些戏:跟鳄鱼搏斗,打碎了一个神庙的柱子,等等,很可悲。但是,史蒂夫·里夫斯是个非常善良的小伙儿,他鼓起那一身肌肉,很少用大脑处理事情。当他从一边上马,就会从另一边掉下来。他的身体带来了一些平衡问题。但是他很乖,不自命不凡。不具备真正的力量。几乎一切都需要用替身。这个美国人也知道自己的局限。他把所有的钱都投到一个农场。他退隐后就去开垦牧场了。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德国小孩儿跟他演对手戏:克里斯蒂娜·考夫曼

森索洛:演员中还有费尔南多·雷依1。
莱昂内:但在这里,跟他在布努艾尔的电影里不一样。他就是一个说对白时没有任何问题的专业演员而已,哪怕是与史蒂夫·里夫斯对戏……费尔南多来自西班牙制片方。《庞贝城的末日》是一个大投资,意大利公司就是出个名分,钱来自西班牙:普库萨公司,在主业会的旗下,其实是教会的钱。米高梅公司买下了影片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发行,所以影片投资在开拍之前就已经回笼了。

森索洛:哪些戏是您执导的?
莱昂内:所有有演员的戏,科布奇负责执导群众演员和有马戏的戏。

© wx.ceyhj.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