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鬼故事:鬼牌友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2020-08-05




 
  
  东方晴是S大学大一的学生,如果说她性格中的最大特点,不是活泼开朗也不是坦白率直,而是胆子大。
  
  据她的室友琼琼说,琼琼曾经在半夜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对面一台笔记本电脑中一个披头散发、脸色惨白张着血盆大口的女鬼朝着屏幕外冲出来。两眼视力5.0的琼琼尖叫一声,宿舍里的灯一下子亮了。对面,东方晴嘴里叼着半只鸡翅正幽怨地看着自己。
  
  “正看到精彩的地方!”
  
  当然,琼琼那一声尖叫没有吓到东方晴,可是却把她的熟睡的其他室友们吓得三魂丢了俩。于是,大家一起声讨琼琼以后,严厉禁止东方晴再在熄灯后看鬼片。不过,在那以后东方晴的大胆就在院系出了个小名。让她名声大噪成为焦点人物的,却是冬游的一次探险。
  
  那时候,东方晴和她的三位室友以及五位男生一起参加了一个社团组织的冬游。说实话,到处光秃秃的没什么看头,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季节纯粹是社团穷不敢选旺季。
  
  冬游过夜的地方是野外的一户农家旅社,原始自然的氛围美味的食物使得这次活动不致于完全失败。晚上,睡不着的几个人玩三国杀到十二点,东方晴在这方面技艺高超,其他几位菜鸟完全不是对手。高手索然无味,菜鸟们却兴致勃勃。玩够了的东方晴找了个上厕所借口出去透气,这一出去就是几个小时。
  
  眼见得马上要天亮东方晴还未回来,几个人着急了就出去找。刚走出门,就看到了呵欠连天摇摇摆摆回来的东方晴,几个人发出了不满的吁声。
  
  “你这个人好不够意思!”
  
  “拉什么了能去几个小时?!”
  
  “手机也不带到底想做甚啊?”
  
  东方晴意识到自己犯了众怒,连连说着抱歉,并且举起手中一个袋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大家吃东西!”
  
  她的室友珑珑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袋子打开,接着就惊叫起来:
  
  “东方晴,你去打劫祠堂了吗?”
  
  这句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
  
  “半熟的鸡,半熟的鱼,还有豆腐……馒头!这不是供品是什么?”
  
  “这是我牌友给我的,”东方晴的不满意就写在脸上,“他们说这是子孙送给他们过冬至的,自己吃不完,就送给我了!说话不要这么过分,半熟怎么了,我们生火做熟了不就得了!”
  
  “你不济宁看羊羔疯去哪个医院要不服,”一个叫双贵的男生拿出一个馒头,“这上面还有香灰呢!”
  
  东方晴这时候才发现大家不是再开玩笑,顿时恼羞成怒起来。
  
  “这些老人家真是不像话,输了就输了吧,干嘛拿别人的供品送人哪!”东方晴想着想着脸上又舒缓开来,“我还赢了他们的钱呢!”
  
  说着,她漫不经心地开始掏兜,当然就在她掏出一把纸灰来的时候,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身边的同学则开始面面相觑,脸色都没了血色。这时候,她的室友珊珊开口了:
  
  “我总觉得大家不要想歪了,这没准是晴晴的一个恶作剧呢……”
  
  对面,东方晴开始拼命摇头。
  
  “也有可能晴晴也被人耍了……”
  
  东方晴又开始拼命点头。
  
  “反正我们都读了那么多年书,接受了那么久无神论教育。要我,是不相信怪力乱神的。这样,我看天都亮了,大家也不要睡了。我们一起出去找找,没准能够找到和晴晴打牌的老人。我们把吃的还给他们,然后希望他们不要再玩这种游戏了。”
  
  这番话有理有据,大家没有异议,于是找店老板结过帐就出发去寻找东方晴的牌友。
  
  就在他们走出去的一瞬间,大家又都默不作声。昨晚,他们看着地图搭便车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这家旅社周围几乎全是农田,根本就没有住宅。于是,大家齐齐看向了东方晴。
  
  “我昨晚出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这里都是农田。”东方晴感觉此时需要描述下昨晚的经过。
  
  昨晚,东方晴确实是到院子里上厕所的,就在她蹲在那里的时候猛一抬头,居然看到了满天繁星。从小生在城市长在城市的东方晴何曾见过这么多这么亮的星星啊?她的脑海中顿时出现四个字:璀璨星空。于是,东方晴决定先不回去,她产生了出去走走的念头。况且,从他们下车的时候,她就感受到了这里异常清爽干净的空气。
  
  东方晴就沿着一条小路,绕到了旅社后边。空气清爽不假,温度也确实低啊!东方晴走了没几步就觉得自己马上要被冻僵了,就准备转身回去。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胳膊却被轻轻拽住了。
  
  东方晴转过身,看到拽住自己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她笑眯眯地看着东方晴,用恳求的语气说:
  
  “你会打牌吗?我们这一桌就缺一人了,你能陪我们玩一会吗?”
  
  看到东方晴有些犹豫,老婆婆继续恳求。天津治癫痫到哪个医院r>  
  “拜托了,我们都是一些八九十岁的老人,没什么危险的。何况,我们已经六年没有一起打牌了,聚在一起就希望一起好好玩玩。因为,我和老伴马上就要搬走了!”
  
  东方晴马上答应了老人的请求,她认为此时自己的同伴肯定扛不住睡着了,也不需要再回去通知。再说,君子成人之美她还是懂的。
  
  老婆婆一看东方晴答应了,瞬间变得高兴起来。她一边带着东方晴走,一边絮絮叨叨和东方晴聊天。当得知东方晴是和同伴来冬游的时候,老婆婆表示她的子孙给自己一些过冬至的食物,可以给东方晴。
  
  “那怎么好……”
  
  “没什么不好的,我们老了。闻闻香味意思意思就行啦!放到那里也是坏掉的,还不如给你们年轻人吃了。”
  
  说着,东方晴和老婆婆来到了一座二层小楼门口。窗子上映着一跳一跳的火光,里面依稀有四个人影。
  
  “来喽!我们的小牌友来了!”
  
  东方晴看到屋子里有三位老公公和一位穿深紫衣服的小姑娘,大家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老婆婆。
  
  “这位姑娘心眼儿好,听我说我们老不死的几人好不容易聚一起要玩牌,却缺把手就过来啦!”
  
  屋里几个人顿时热情起来,一个老公公晃晃自己空荡荡的袖管,遗憾得说:
  
  “其实人数是够的,只是我这样子没法儿玩,我这个孙女又不会……”
  
  老婆婆大笑起来,“你还是会赚便宜啊!这个哑女怎么就是你一个人的孙女了?”
  
  无臂老人也笑起来,“大家的,大家的。今晚一起好好使唤我这孙女就成!”
  
  说笑着,紫衣女孩儿已经摆上了牌桌。无臂老人和紫衣哑女观战,其余四人打牌。说实话,这三位老人牌技比旅社那几个好不知多少倍,所以东方晴打得酣畅淋漓完全忘记了时间。期间,东方晴还赢过老人的钱。
  
  不知打了多久,老婆婆突然说:
  
  “哎呀,打不得了!怎么过了这么久?不行不行,我们该放人家姑娘离开了,不过,孩子你先不要走,我把冬至的食物分你些。”
  
  其余三位老人都点头称是,“应该的,应该的。”
  
  东方晴走出房间的时候,看到紫衣女笔直站到了墙角的位置。她并没多想,婉言拒绝了老婆婆送自己一程的要求,拿着食物溜达着回来了。当时,不远处曾传来一声鸡啼,但东方晴丝毫没在意。治疗癫痫病的最好疗法r>  
  “我清楚记得,赢了有一张十块的,三张两块的,还输了一张五块的。”东方晴一脸疑惑,“那屋里人都挺好的,不会这样坑我的。”
  
  其余几人陷入了沉思,他们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但是东方晴似乎还没想到。过了一会儿,珊珊才开口。
  
  “我们去看看吧,找找那座二层楼。”
  
  “是我们旅社后边那座吗?”
  
  旅社老板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惊得珊珊差点儿掉了魂。
  
  “我刚刚走过来,听到你们有人提议要去那里。我建议你们还是去看看,要不然就白住了。”老板倚在门框上,“这里那么偏远,我们这家旅社能营生多亏了那座二层楼。我们院子后边是一片坟地,住在这里的是我们和孙婆婆家。六年前,孙公公孙婆婆相继因病去世,他的儿孙又不愿意到这座靠近坟地的老楼里住,所以这座楼就废弃了。不知道哪里的大学生来到这里考察风俗,回去之后就到处宣传这里是鬼楼,结果一拨接一拨人赖探险。我们就开了这家家庭旅社,还挺赚钱。”
  
  直到老板离开,几个人都是僵的。过了很久,东方晴菜吐出一口气。
  
  “老婆婆很多,和我打牌的一定是别人。”
  
  珊珊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重地说了一句,“走吧,去找小楼!”
  
  几个人一声不吭地沿着东方晴走过的小路朝着屋后走去,屋后是一大片坟地。而坟地的尽头,则是一座二层小楼。
  
  几个人不约而同咽口唾沫,穿过坟地朝小楼走去。刚刚走到一半,东方晴就愣在了那里。
  
  面前有一座巨大的坟墓,看碑上刻字是夫妻合葬墓。照片蒙尘看不清,但是东方晴却看到供台上的盘子是空的,两双筷子孤零零摆在空空的碗上。其余人默不作声,看着东方晴用手拂去照片上的泥尘。
  
  “是吗?”双贵轻声问。
  
  东方晴点点头,其他几个人都能感到一股凉气从背后升起,大家都定在了那里。
  
  “走吧!昨晚老人家不也没怎么我吗?可能地下寂寞了,想找人打个牌而已嘛!”
  
  大家默默跟上东方晴,算是认可了她的说法。
  
  很快,几个人就来到了楼前。出乎他们意料,门是大开的,就在他们进去的一刹那大家惊得几乎叫起来。
  
  两具蒙着白布的尸体放在灵床上,而其中一具尸体胳膊位置的是凹陷的。而另一具尸体伸出的手上,还捏着一张五广西正规癫痫医院,看这里块钱。东方晴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没必要亲眼看看躺着的人是谁了!在屋角落里,则放着一个紫色的纸人。纸人做工精巧,活灵活现,一看就是个小丫头。
  
  “那就是哑女吧!”
  
  东方晴还没有回应琼琼,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说话声。他们吃了一惊,连忙躲到楼梯上。
  
  “这俩孤寡老人去世了,我们村要好好发送他们。真没想到,他们居然同一天都……”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老孙,你今天真要给你爸妈迁坟吗?”
  
  紧跟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人走了进来。东方晴她们猜测,那应该就是孙公公孙婆婆的儿子。
  
  “必须迁哪村长,咱们村好多人都迁了!这里那些大学生来来去去,恐怕搅得祖先灵魂不安。”
  
  这时,老孙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对村长说:
  
  “帮工的来了!”
  
  然后俩人就离开了,而东方晴她们几个随即溜了出去。
  
  “怪不得老婆婆说他们夫妻和这两位爷爷只有一晚上可以打牌了呢!真可怜……”东方晴同情地摇着头,“要不我去和孙大爷说说,其实他爸妈不想离开?”
  
  其他几个人眼睛都瞪了起来,“嗯?”
  
  “这样会不会很奇怪?再说老公公和老婆婆也不是十分抗拒,还是不说了吧!”
  
  其他几个人顿时放松了,“嗯!”
  
  “那这些怎么办?”东方晴举举手里的袋子,“我给老婆婆她们放回去吧!”
  
  几个人都表示同意。
  
  “老婆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可这是您儿孙孝敬您的,若是他们发现供品不见了,心里该多么难受啊!所以,还是还给您吧!虽然我知道,您已经享用过了,但为了您活着的儿孙心情好,我还是不要拿走了吧!”
  
  东方晴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放回供品,完全不顾其他人一脸黑线。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暴喝:
  
  “兔崽子,居然偷我妈的供品!”
  
  老孙满脸怒气地冲了过来。
  
  “我们要解释吗?”
  
  双贵一脸呆萌。
  
  “解释什么?说这是你死去的爸妈送给我们的?”珊珊看着越来越近的老孙大叫一声,“跑啊!”
  
  几个人撒腿朝着公路方向跑去。
  
  

© wx.ceyhj.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