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飘散之风筝心情随笔

来源:大众文学网    时间:2020-11-17




短短的几天,公司里变得安静下来,听不见经理的咆哮,也不见那个女人再来过一次,就连同事日常的闲聊,也几乎被沉默取代。每个人都干着自己手中的活,那间办公室终究还是空了下来,在下一位经理到任之前,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状态会持续下去。我很久都没有和晓云见面,也很久没有去那家医院,依然是工作的原因。我下班的时候,她才刚刚上班,她休息的时候,我正在忙碌,我们的本来就没有交集,只是我偶尔的时候,会一个人去那家叫做“风筝”的咖啡店,喝上一杯咖啡然后匆匆的乘上末班的公交。

就在某一天的黄昏,我突然接到了晓云的电话,她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共度。”我没有犹豫,直接报出了那家咖啡厅的名字,电话那头她似乎感到了奇怪,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才应允着和我敲定了见面的时间。我一下班就早早的到了约定的地点,那时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下班的人群,因为提前订好了位置,满是年轻人的店面里,空着一张靠窗的座位。“先生,请问您预约了吗?”我把手机号包给了服务生,她领着我来到了那张桌台前,随即送上了一张点单。

她迟到了几分钟,来时显得风尘仆仆,额头上凌乱地散落着几缕留海,喘着粗气把手提包放在了桌边。我已经点了一杯咖啡,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忍住自己的笑容,看着她忙碌的好一阵子,屁股才终于坐在了椅子上。“你点过了吗?”她仿佛还没有缓过神来,也许是因为赶着上班的原因,她的脸上没有显现出平日的温柔,反倒被一种紧张取代。“只点了杯咖啡,不知道你想吃什么。”我们的对话总是这样,平淡的像是一家人,在旁人眼里我们一定也是深交已久的青梅竹马。

我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于是把菜单交到了她的手中,她反问我:“你有什么不吃的吗?”我摇了摇头,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对她说:“我不吃辣椒。”但说完之后,我又觉得这句话无关紧要,这样的咖啡厅,应该只有一些精致的甜点,但我转念一想还是说清楚比较好。还好她没有在意,只是专心地看着菜单,我把服务员招呼过来,她也只是点了两份简餐,加上一份甜点。我偷偷地记下了她喜欢的菜式,然后问她最近的工作情况,似乎是对安娜的离去心有余悸,她告诉我:“虽然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每一个却都让我很感伤。”我没有把那件事告诉她,因为害怕让她更加伤心。

“你毕业前在哪上学?”我随口问道,在等待上菜的空档,小店里的食客依旧络绎不绝,她不得不扯着嗓子回答:“我是在安徽上的初中,然后回到了这里。”我突然想起了某个人,算是我的初恋情人,我已经忘了她叫什么,准确地说我们见面还不超过十次,她看出了我的窘迫,急忙问我:“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而我只是回答:“只是想起了一位老朋友。”她的眼睛里闪出了点点星光,问我她是谁?现在怎样了?我犹豫了,我害怕我接下去要说的话会让她不高兴,可她却说:“没关系,说来听听嘛,我不会生气的。”

初三的那个夏季,正值栀子花花开的季节,同样的雨季一直持续了很久,这反而会让人的内心变得阴沉。我没周五都会去离学校不远的地方补课,骑车过去也就半个小时,但这一周的课外辅导却有些不同。隔壁班的老师离职了,于是两个班的同学不得不挤在了一间教室里,老教授也不得不重新布置了座位。我被分在里讲台最远的地方,也就是离后门最近的地方,为此,我还和老师理论了半天,北京专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说是那里看不清黑板上的题目,请求调到靠黑板较近的前排,可老师却说,总得有人坐在最后一排,况且对于我这样的学生,他并没有什么担心的地方。

他的话一点也没错,我的化学成绩本就不算太差,很多东西都是靠着平日的积累,在所有科目中我最放心的,也是化学课。在初中的最后时期,课本上的东西已经全部讲完,剩下了也只是复习和祈祷,我坐在最后一排,暗自双手合十,希望上天给我分个靠谱点的同桌。上课前,我一直想象着同桌的相貌,如果是个男生,希望不是个成绩吊车尾的小混混就好,至少不会影响我的,如果是个女生,她最好不是个奇丑无比的类型。在这段紧张的时间里,每个人都希望可以保持一个好心情。

她一进来,我就认定她是我的同桌,不仅仅是因为,她看了一眼我身边的空位。虽然我已经记不起她的名字,但我记得她的白色连衣裙,和一条合身的牛仔裤。我装作仔细看书的样子,尽量避开她的视线,直到她走到我的面前问我:“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当然,随便坐。”我结结巴巴地说完这句话,从外表看来,她一定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的手里拿着厚厚的书籍,坐下时的面无表情,似乎她天生就是一个孤独者。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我告诉她自己的名字,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她的名字,好像我们天生就应该认识一样。她听了我的名字很惊讶,原本淡然的脸上写满了笑容。“我听过你的名字。”我也诧异地打量着眼前陌生的女生,似曾相识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我小学的时候,是你们隔壁班的啊!”我这才想起来,我小学每周值日时,都会看见一个女生在走廊上扫地,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抱歉,我还是不知道你的名字。”她告诉我她叫什么,也许是命中注定,我将又一次忘记她的名字。

我们相视一笑算是认识,随后就又把头埋进了书本,谁也没有了过多的情绪。她的成绩比我要好很多,当然化学是个例外,模拟考试的时候她虽然只比我低两份,但这已经足以成为我聊以自慰的谈资。但在其他方面她却是我的榜样,她很漂亮也很安静,学习成绩优异,她的家人早就帮她定了南大,她几乎拥有了女孩子所有的优点。上课时,她偷偷写了张纸条给我,上面写着:我在安徽上学,上完课我就要回去。她的家人会在放学后,在学校的门口等她,我和她的相处就只剩下了短短的五分钟,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奢望。

下课后,我和她肩并肩走出了教室,像是关系融洽的兄妹,我们分享了彼此的回忆,在她的记忆里,我依然是个顽皮的小孩子,因为她从前经常会在老师的办公室里看见我。我对她没有太过的印象,更多的时候我只是记得那个夕阳下的背影,和安安静静的擦身而过。“你将来想干什么?”我问道,她小声的告诉我:“我想要过平平常常的生活。”和所有那个年纪的孩子不同,她没有自己的梦想,在学生年代读好书似乎那样的理所当然,这反而让我觉得更加与众不同。

学校的门口停着一辆凯迪拉克,我远远的看见车旁站着一位瘦小的男人,在我的印象中,我很难把那个男人和父亲联系在一起。我走上前去介绍自己,我原本以为他会大方的介绍自己,或是警告我离他的女儿远一些。但他只是告诉我,他们要急着赶回去,所以不能请我喝咖啡了。他坐回到驾驶座,对我微微一笑,然后一脚油门离开了这里。接下去的一个星期过得很艰难,除了学习之外,每到午夜我都会胡思乱想,想治癫痫病要多少钱能治好象着下一次的与她相见,模拟着每一种可能。

重新认识了她以后,我的成绩变得越来越好,有时我会有一种幻想,我可以和她考上同一所学校,这成了那段时间支撑我的唯一动力。每天我都只有三个小时的睡眠,其余的时间我都把时间交给了课本,尽管如此,我还是会时常趴到在课桌上。好不容易等到了第二个周末,我并没有着急的最近教室,而是站在雨中,等待着她的到来。她比预期到来的还要晚,直到上课前的五分钟,她在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看到我在等她,她似乎很是惊讶。“你应该事先打个电话给我。”“可我没有你的手机号。”

于是,我得到了她的手机号,那可能是别的男生梦寐以求的事情。由于我没能和她在同一所学校,我不知道她的生活是怎样的,也并不知道我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她。我们开始发短信联系,到了后来,每一周我都会给她写信,她每次也必定会给我回信。她有时候会问我想干什么,我会天真的回答她:“我想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这成为了我个时候的全部梦想,每当此时,她都笑而不语,让人捉摸不透。

她两周都没有出现,我身边的那个位置空了下来,可我还是会每周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她的出现。我给她发信息,她却不再回信,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再也看不见那辆车再出现在门口。我开始四处打听她的消息,最后还是从老师的口中得知,她在安徽的中学确切的地址。周一,我请了整整一天的假,乘着到外地的车踏上了未知的旅行。一路上,我都在想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不告而别。按照信纸上的地址,我身揣仅有的十元钱辗转来到了那所陌生的学校。

那是一所破旧的老学校,门头也已经褪去了漆色,正是上课的时候,我只能坐在马路对面的路牙上,等待着下课的时间。可下课的时间过后,看着学生一个个的离开了学校,我却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我决定到学校里一看究竟,可那个古板的看门人却把我拒之门外:“你是这里的学生吗?是哪个班的?”“我来找一个朋友。”幸好我知道她是哪个班的,我才顺利的从大门进了学校。整个学校和在门口看的一样破旧,只有一栋教学楼和简陋的篮球场,甚至连学校的名字我都没有听过。

她的班主任刚刚收拾好书本回到办公室,看见我站在门口,以为我是来找某位老师,所以问我要找谁,我告诉她我的来意,可她却却说她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到她了。“我打过电话给她的家人,可他们说要请一个长假,连我都觉得很奇怪。”她说完之后,对我笑了笑关上了房门。我的到来和她的不告而别一样离奇,在中考前突然请假和一个突然出现的男孩,都会必定改变一个人的。我又一次敲响房门,那位老师帮我打开房门,但她脸上的表情却写满了惊愕:“你怎么还没走?”

“能把她家人的电话给我吗?”在别人的眼里,我也许应该在刚才就会离开,为了一个事不关己的人,没有人会像我这样的执着。也许是觉得无能为力,她报了一串号码给我,然后问我还有什么其他事情,我摇了摇头,向她道谢之后就离开了这所学校。我没有回到自己的学校,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打去电话,和她的老师一样,我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和不安,但又是无能为力。我漫无目的的在镇上闲逛,直到吃过午饭之后,我才鼓起勇气,拨通了那个陌生的号码。

“您好,请问你是谁?”电话尽然出乎意料的打通的,电话里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我认识那个声音,虽成人羊角风疾病的预防方法有哪些呢然只说过简短的两句话,但那个粗糙的声音却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还说我们之前见过一面,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还是对于别人的客套,他故作镇静的对我说:“那你想要找谁?”我说,我想找他的女儿,电话那头的男人突然沉默了,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那能让我和她说句话吗?”对面依旧沉默,过了许久他才对我说:“她现在在医院。”

他把医院的地址给了我后,就挂断了电话。我的心里开始不安,她为什么会在医院,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没有停留,步行了两个小时才找到了那家医院。当我出现在医院的病房时,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周围站着她的家人。她安静地躺在那里,浑身都绑着绷带,要不是那双紧闭的眼睛,我一定认不出她是谁。“你终于来了。”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把我请到了屋里,给我冲了一杯浓浓的咖啡。“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站在门口,仿佛一切都已经坍塌。

两周前的那个周五,她在学校上自习课耽误了些时间,当她走出学校的时候,天空已经暗了下来。那天下着大雨,她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一定还站在楼下,冒雨等着她的出现,于是她叫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她不断的催促司机快一些。这是那个司机交班前的最后一单生意,所以也格外的着急。在距离学校只有两百米的地方,那辆车为了赶上最后两秒的绿灯,冲过了十字路口,可恰巧另一位司机也为了这两秒冲了过去。两辆车最后撞在了一起,从那天之后,她就一直昏迷着,她的家人因为怕影响我的考试,所以才一直保密,却没有想到我会自己找到这里。

别人都让我丢下她,当然也包括她的父母和我的父母。我在医院给我的家人打去了电话,告诉他们一切,希望可以知道该怎么去做,可他们先是告诉我中考的重要性,加下去的半个小时,他们一直再说让我先回去。在我临走之前,她突然醒了过来,我站在床边告诉她,我会一直留在她的身边,可她却对我说:“你快离开,我不喜欢你!”她把头转了过去,我给她留下一封信,然后就在附近徘徊,直到傍晚我才赶上回家的公交。

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我也没有再和她联系。我删掉她的手机号,烧掉了和她交往的信件,每天早早的回家吃饭,没有人再提起她的事情,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样。这样的境况一直持续到了我中考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奇怪的是,在我考试的前夜我梦见了她,但一大早我就把她忘得干干净净。整个三天都过得非常顺利,但考试成绩却比预期的要低了一些。这些都在意料之中,没有了目标,每个人都无法发挥自己的潜力。别人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但事情总是相对的。

曾经所有的同学,都在毕业之后走散在天涯海角,走出校门的时候,我们都会展望自己的未来,可我们回过头去,却发现身后的街道已经空空荡荡。所以,我不让自己往回看,在本该的时候,我在网路上预定了一张去往三亚的机票。毕业后的第二天,我就独自乘着航班,去往了陌生的大海,一个人走在海边享受着日光浴,我定下了海边的一家民宿,窗户正对着漂亮的海滩,我在那里逗留了整整一周,每天在海边收集贝壳,傍晚的时候,在沙滩上享受着海鲜烧烤,听着海浪的声音起起落落。

但就在我离开前的一晚,我不知道为了什么,直到很晚我都无法入睡,于是只好一个人回到不远处的沙滩,看着潮水一点一点的涨了上来。此时贵阳治癫痫专业医院,我在沙滩的不远处看见了一个身影,似乎是坐在那里但又不像是坐着,已经临近午夜,我实在想不到,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出来闲逛。我朝着那个影子的方向走去,借着点点的星光,我逐渐看见她肩旁上的黑色围巾,我的心随着我的脚步慢慢颤动。我看见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披肩的长发披在耳边,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

我认出了她的身影,却不敢上前相认,我转身想要趁着他们没有发现,赶紧回去睡觉。可那个不明就里的男人,却抢先一步看见了我的背影。“嗨,先生,请你帮个忙,好吗?”“对不起,我正打算睡觉。”我转过身,自顾自的想要走开,可他却又一次把我叫住:“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我只是去拿点喝的。”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低着头站在了她的身后。沙滩上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我沉默的祈祷着,但愿在黑夜之中,她只当我是一个陌生人。“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他没有回头,两眼直直地看着不远处的海浪。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想不到我还能说什么,可她却说:“我闻出了你身上的味道。”她抚摸着那条黑色的围巾,那是我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我知道她为什么当时让我离开,也知道我们已经不会在一起。“他是干什么的?他对你好吗?”她点点头,突然回头看着我。那个男人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几瓶啤酒,他招呼我和他们一起,我强忍住泪水,和他坐在沙滩上,听他说着她的事情。她没有在他面前,提及我们的事情,他说的都是我离开之后的事情,虽然他们只认识了短短一个月,却像所有情侣那样,在他的口中他们只有。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

晓云一直停着我讲完,不但没有其他女生的情绪,反而是一直笑着看着我。这种奇妙的特质反而会让我深深的着迷。“我一直在说,你也说说你吧。”我一直以为她会拒绝的,毕竟在我的字典里爱屋及乌是一种美德,这种想法也是从那个晚上开始的,这也是我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你想让我说什么?”她似乎是在在努力思索着,然后她告诉我她曾经也喜欢过一个男生。“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看着眼前的咖啡杯,门牙紧紧地咬着嘴唇,过了好久才回答我的问题:“他很可爱,呆的可爱。”

我笑了,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人会这样形容她爱过的人。我们还谈了很多事情,包括我们初中之后的事情。她说,她由于中考失利,只能从安徽来到了南京,上了一所普通的卫校,之后的事情我们便心知肚明了,我三年前毕业的时候,也正是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貌似也是在那时开始变得平淡。对于我来说,这三年以来我除了工作,就是一个人生活,在我初中之后,我也再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人,对于她来说,好像我们的情况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没有机会任何更多的人,要不是这一次的小小意外,我们更不可能遇见彼此。

晚饭后,我准备像那天一样,补给她一次浪漫的漫步。在我们吃完饭之后,我主动提出准备送她去医院。我们都没有对对方坦白,而我却知道这和我们的过去有着密切的关系,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付出与等待,一路上她都很开心地看着看那,似乎已经不再是那个医院的护士。我们这次见面,并没有谈及到彼此的家庭,也没有涉及到我们的工作,而在那天之后,只要是和她在一起,我都会穿着她送我的那套西装。那次见面之后,我们又是很久没有见面,于是,我把心思又投入到我的工作之中。

© wx.ceyhj.com  大众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